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迦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石迦老师采访整理

2016-01-19 13:56: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石迦
A-A+

  艺术生活:

  1、Q:一方水土一方人,您祖籍江西景德镇,出生于西安。景德瓷莹白俊逸,而相对而言,西安则更有历史的厚重感,这样的地域差异,哪一方对您的影响比较大?如何体现?

  A:我们祖上六,七代在清中期已经从江西景德镇举家迁往四川眉山的仁寿县生活了。景德镇我有去过,是个文化气息很浓的地方,景德镇的瓷器、官窑的釉色,对于我的创作很有启发,青花与水墨有很多共通之处,通过感悟釉色的运用,潜移默化地加深我对绘画色彩运用的理解。而瓷器上的图案是古代人文历史的体现,被赋予了吉祥的含义,还有花鸟的图案,比如说依据一月一景的十二花杯,画工,釉色,杯形都十分精良。

  我的祖辈通过几代积累,逐渐成为仁寿县的三大户之一,在县里文公乡松林这个地方有一座叫“抱一庐”的宅院,里面设有藏书楼和祠堂。可见祖辈开始就很重视子女的教育。我的祖父石鲁(原名冯亚珩)受其胞兄冯建吴在艺术上的影响,曾就读于建吴胞兄创办的成都东方美专,走上了学习中国画的道路。对石先生走向艺术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自五四运动以来,关于中国画到底科不科学,如何继承传统还是与时俱进的争论一直存在,在这方面石鲁先生倡导以革命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结合时代,把民俗传统、金石碑刻、版画等等诸多元素引入中国画领域,派创长安,为20世纪中国画坛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我本人从小在西安市中心的钟楼底下长大,如果说整个中国是一棵参天大树,那么西安就像是这棵树的根,脚下的一砖一瓦皆是周秦汉唐以来的故物,生活在西安就像是生活在鲜活的历史中。自古三教合流,龙文虎脊,以终南山为脉络,自古很多书画名人皆成名于长安。

  2、Q:您毕业于油画专业,但如今您是在搞中国画,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做出这种方向改变?而在专业课上的知识对您的中国画创作有哪些影响?

  A:我从小是在中国画的氛围下长大的,中国画以线造型,形成有意味的形式,以书法入画,讲求书画同源,以天人合一之境界构成了独特的东方美学观。而传统意义上的西方架上绘画是通过透视及光色原理来构成画面,通过素描,色彩等科学理性分析,以写实、浪漫等手法来描绘宗教及现实题材;但中国画以水墨为尚,通过笔墨造型的变化来传情达意,粉碎虚空。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讲艺术是相通的,但我本人还是更喜欢水墨的自在。而上美院学油画的经历,使我从东西美学比较上,在绘画理论的认知中,绘画创作的手段中更增加了艺术语言表达的通透性。

  3、Q:祖父是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您自小也表现出很好的绘画天赋。祖父对您在创作方面有怎么的影响?

  A:最大影响是他的人格魅力,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他总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富有开拓及创造力,独具风骨。现在这个时代太浮躁,网络的普及使信息更新太快,很多人找不到归属感,当我看我祖父的作品就能提升自信。

  在风格上,祖父颠覆了旧有的美术学说,探索了一条新的道路,他把传统文人画,民俗绘画、金石碑刻巧妙结合起来,形成独特的水墨造型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点创新精神连现在的画家都少有。我认为画家需要个性,需要有自己的风格和时代特点,我并不佩服多高明的绘画技巧,我更佩服的是有个性,有开拓精神的人。

  在我看来,祖父的有些作品并未完成,有些遗憾,但从中能看到他不拘一格的心迹,披荆斩棘的开拓与创新精神。虽然我的绘画风格在传承上与祖父也有某种内在的联系,但在时代不同,面临问题也不同,研究其传统是为了更好地传承……与其师其技,不如师其心。

  4、Q:长安画派多描绘陕北高原山水,如今您的灵感和题材来源有哪些改变?您是如何传承长安画派的?

  A:现阶段,我正处于“补课”阶段,需要深入生活,仅有形式和技法上的探索,却没有足够生活体验,不足以创作出好作品。所以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这个地方的博物馆、书店和酒吧,博物馆时这个地方的历史,书店是这个地方的根,而酒吧则是一个地方的青春活力,理解了日常,才能融入自己的作品中,才能拥有个人属性。“至道无难,为贤简择”,好的作品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温故而知新,才能历久而弥新。

  宗教生活:

  5、Q:您的名字有着佛家“释迦”的谐音,祖父在给您起名的时候有什么故事和期许?

  A:祖父上世纪50年代在印度写生过,画了许多的当地风土人情,其中就有庙宇及修道者,石鲁先生曾多次去华山写生,当时华山玉泉院道长玉溪道人闵智亭曾和石先生学过画,为我算过名字。丰子恺曾说过人生有三个境界:世俗境界、艺术境界、宗教境界,我现在只是往第二个境界走而已。有一次,大概十年前,我得以在上海拜访国学大师南公怀瑾先生,老先生得知我是画家后,笑言道:“此石迦非彼释迦”。接着又讲了一个故事给我们听,说他早年在四川去拜访一位朋友,恰巧朋友未归,他在厅堂就坐等候,中堂挂了一幅山水画,谁画得他想不起来了,但上面题句大概是“云里乡村雾里山”。讲完,老先生说画画要讲求意境,要多了解传统文化,诗词歌赋之类的东西……

  随着年龄增长与不断地绘画实践过程中,逐渐体会到意境是通过提高学养和品味才能萌发心中的火花。

  6、Q:佛家讲求“惜缘”,您是如何开始对佛法的研究,而禅宗为您的生活和创作带来怎样的改变?

  A:2000年左右的时候和几位画友去了一趟西安城南的秦岭,在终南山净业寺一个旧草庐的地方遇见释本如法师,当时他送我们一首打油诗:“琴棋书画诗酒花,曾忆当年多潇洒,如今一切都变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当时理解不到,现在想想实际理解为是艺术。宗教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吧。但从那以后,就经常上山,画山水写生,阅金经,开始关注佛学及研习禅画。禅所给人带来得是一种看待事物的独特方法,“不二法门”。而打破固有的套路则需要长时间上得历练,渐顿之间,从形而下到形而上……

  7、Q:您近年遍游华夏河山,这对于您在创作和思想上带来了什么感悟?

  A:一方水土一方人,每次的游历都有新的认知。我曾经到过尼泊尔,那里无论男女老少,眼睛都很清澈,单纯没有杂质,有宗教信仰的国度还是不一样;欧洲像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在保护历史与文化遗迹方面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在那里我见到了西方许多经典艺术作品。而东边的日本,整洁与秩序,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和整合……就是这些差距的比较,井底之蛙是不行的。所以“行万里路”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做到“知行合一”很难,再努力吧。

  8、Q:在中国画中,“光”除了表现明暗对比,也蕴含着非写实的宇宙灵气。您的作品充分表现了光的自然特性与灵气,您在构思画面的时候,是如何将自然的灵气与禅宗融合进画作中的?

  A:“光”这个概念在中国画中是不存在的。中国画讲求天地阴阳,通过笔彰墨蕴形成所谓的光感和质感,现实中的山水有轮廓光,表现时则是用墨色的干湿浓淡焦来衬托对比表现出来的……在中国画中,画家对所画事物造型神采的认知,都是以主客观融合以意象性来传达出,一气呵成,都是用“气”来呈现画面意境。宋代《林泉高致·山水训》中有云:“春山如笑,冬山如睡”,就是四时山景的变化;金碧山水则强调以泥金、石青和石绿三种颜料勾勒轮廓;宋明花鸟画也有光的呈现,比如说荷叶的俯仰,阳面淡彩勾勒,阴面浓墨重彩,就是阴阳明暗的对比。

  世俗生活:

  9、Q:除了画画和游历山河,您平时还有哪些爱好?

  A:品茗,这既是一个思虑的过程,也是一种洗尽铅华的过程,不同品种的茶,有不同的冲泡方式、水质,水温,所用器皿,心境等等因素都能产生不同的滋味。随身携带的茶杯更代表着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浮绿幽游微温盏,竹炉汤沸火初红”。

  我也接触过插花艺术,通过许多不同品种的花卉组合来形构成形式与主题的和谐,都能激发出新的创作灵感,曲尽其态,进行写生和重新架构,这就成了我花鸟画新题材。

  下来喜欢爬山,一来锻炼身体,二来山水间空气清新,三来作为画家,可“搜尽奇峰打草稿”。四来锻炼意志,“世之奇伟常在险远,非志坚者而不能得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