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迦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禅艺书画

2016-01-19 13:50: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石迦
A-A+

  本如法师:

  石迦老师曾经担任西安美术馆副馆长,在馆里他老被套住,发挥不了他的特长,于是不干了,挥手这个非常不错的职业,傲啸于云海雪山之中,他最近到喜马拉雅山啊、卡瓦格博雪山啊、峨眉山啊这些圣山上去,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从峨眉山上呼唤回来。他要跟大家分享,分享自己亲身所感受的——禅艺世界。

  石迦老师的爷爷是我们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先生。石鲁先生的“转战陕北”、“东方欲晓”、“小米加步枪”等等都是他非常有名的代表作。他的一些代表作品现在主要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及美国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国外的人都尊称他为中国的梵高,然而他比梵高更牛!有超人的智慧。倘若你们不信,可拿他们的作品比较一下。

  今天我们要走进石迦的世界,分享他的禅艺世界!

  石迦老师:

  禅艺世界,禅艺书画我已经参祥很久了,很多人也在研究这个论题。我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之后就当美术教师,每天在城里讲课,虽然那时也画山水,但是有一种闭门造车的感觉,后来有一个机会,田洪刚居士带着我上了终南山净业寺,那是2000年5月2日,当时本如法师云游未归,我们去了寺里的旧草庐,当时寺庙的发展不是像现在这样,旧草庐给人一种三径旧荒的感觉,很是凄凉……

  本如法师回山一看我们是搞艺术的,当时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琴棋书画诗酒花,曾忆当年多潇洒,如今一切都变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跟我一起来的一个同学很惊讶,因为他结婚之后有了小孩,整天为妻儿忙碌,没闲暇画画,真所谓“柴米油盐酱醋茶”!

  自从那以后我就经常上终南山,后来觉得终南山不仅仅是一座山,它更应该是我们心中的一座圣山,为什么呢?因为当我们在纵观和审视中国历史文化的时候,会发现我们在当今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问题,正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复兴的问题。继承和发扬是我们这一代或者是下一代的责任,我们这些人可能会作为一种传承人或者说是梳理者去科学的看待和发展。

  回顾中国盛世历史,会发现与终南山有关的文化现象,或者每一个引领时代的宗风人物大部分都与终南山有关。从书画的角度来讲,对中国美术史有重大影响的画家,大多是出家人,比如五代时期的贯休,他就是一个出家人,《十八罗汉应身像》就是他画的,这些原作可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流失,或者传到国外,日本人就很重视这些,把它当作国宝。我们生于这个时代,生于这方土地,我们决不能轻视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在这里面牵扯到我们在座每个人,虽然所学的专业不一样,但是你从专业角度分析,你在所处的专业中,你在这个里面你要做什么,因此这里面就牵扯到什么是禅?什么是画?什么是禅艺?什么是禅画?

  书画在我们佛教当中属于“工巧明”,但是技巧有没有法脉呢?我觉得有,因为通过你不断的实践总结,你会发现,比如说写书法,一个人心正笔就正,这在书法史上是有记载的,唐代宗向柳公权求教书法如何用笔,柳公权就说了一句话“心正则笔正”。

  我们在学禅时要善护自己的内心,写字画画的时候,面对这张洁白的宣纸,我就会考虑,这张纸是什么?这张纸是你的世界,这个笔就是你的思想,当你下笔提笔蘸墨的时候,在这个纸上去舞动的时候,实际上是你的心量转成图像。在这里面有一个基础,那就是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审美观和品味。因此要对传统的经典的文化进行一个梳理,不仅仅是佛教,道教,儒教,其实一定要三教合一,我们对文化的认知要建立在一个整体的基础上,不可偏废。有时候在说书法精华,当你的心随着你的境界的提高,一样的人一样的字都会随之改变的。写书法有没有捷径?当然有。比如说你开始学的时候一定是楷书,打基础对不对?中国的楷书分为两大类,一是魏碑,一是唐楷。北魏,北齐,北周以及唐代的楷书我们在西安碑林都能看到,虞世南,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唐代四大的楷书家的碑刻都在这里;魏碑书法大多是为了弘扬佛教,弘扬当时的政治体制所做的一些碑刻。书法的另外表现形式上可以分为两种,一个是碑学,一个是帖学。碑就是歌功颂德弘扬佛法,弘扬宗教的这种功能,所以就要求写得有力度,大气磅礴的感觉,后来就成为一种讲求金石味道的书画体系;谈及帖学,我们现在看到的从魏晋以来留下来的很多优秀的书法墨迹,许多并不是那种尺幅巨大的东西,恰恰是一些书信手扎,真情流露,好字数行……

  因为当时的书法家他可能是文人,也可能是官员,他在写的过程中叫“欲书先散怀抱”,也就是佛教讲的放下;举个例子,比如说《兰亭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曲水流觞,兰亭雅集,”书圣“王羲之酒酣微薰,用蝉茧纸鼠须笔,一气呵成,遂成中国书法史上的千古名作《兰亭序》。他过后觉得这篇写的好,回头又重写多次,怎么也写不出来当时的状态,所以佛教讲:“过去心不可得”。

  所以说当我们在写书法的时候,以楷书为基础,然后下来隶篆行草也可以不同的秩序,因为每个人的根器不一样,但是针对佛教的这个书法呢,它专门有一个体,写经体,这个写经体呢其实从魏晋南北朝一直到唐宋都有这种字体,因为过去印刷术并不是特别的发达,当时这些高僧和佛教徒都是用虔诚的心去写的,这样子可以弘扬佛法,在写的过程中就形成了一种定式,叫写经体,因为佛经一般很长,为了适合阅读,这种书体用小楷写。我们现在来看这类书体学出的佛经,会发现什么呢?戒,定,慧。就是说他写一遍写十遍甚至写一百遍,每个字都是气定神闲的……

  当我们在写书法的过程中,实际上是在调整我们的呼吸,因为你在练写一根线的时候,其实你的气是通过你的心量,包括你的手肘一直到你的手腕,一个毫尖就是你这个笔尖,笔锋在纸上滑动的时候是一种气的连贯,中国书法和国外的不一样,国外为什么没形成书法,因为中国书法,妙就妙在我们用一根线去传达了一种意味感,这种意味感,第一是在平面纸上产生了一种不同方向的轮廓,如果是同一方向的轮廓是平行线,那是美术字,除了这个外轮廓以外,他还潜在了一个啥呢,就是气的连接,就是一横,和下一横或者下一竖之间有一种内在的连接,这种连接呢就是笔断意连,这也是禅,有些东西不可说,有些虽然看起来没有书写到,但是意思到了。

  在绘画这一方面,是有形式技法存在的,比如说你要画人物,就要观察这个人长相,他是怎么样一种造型,比如说他是甲子型或是国字型的脸型,三庭五眼,这个人的长相他肯定是有一种图像和文字进行归纳,但是在画的时候首先是画线描,俗称白描,因为中国古代没有素描,中国人对空间宇宙的这认识和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讲求三维空间,中国人讲天地,讲究天人合一,知白守黑,这种就是跟道释思想都有关联的。所以说当我们研究绘画的时候,什么叫做禅画?这里面可分为两大类型,第一,跟宗教有关系的,跟佛教有关系的图形,吉祥的图案,这些从题材上讲都叫禅画,它有具体的定式形象,比如说我们要画一尊观音菩萨,菩萨有很多种法像,但是它的造型都有定式的;另外一种画它也叫禅画,为什么呢?因为他把一些形象打破之后,比如说我们画一块石头,石头本身是很抽象的,但是用笔墨的办法画出来的东西画在这张纸上的时候,他应该不在这张纸上,他应该有画外意,所以说就是关于禅画的这种理解。因为每个人对形式技法的认知不一样,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个高下问题,这在历代中都有比较优秀的禅画家,他首先有这种宗教情节,甚至也就是出家人,只有他这种出家、打坐、云游的过程,这种游历过程中悟到参透到以后,最后他的画才是他的心意,我们看明代的画家董其昌,他虽然是一位在家人,但是他从美术史上讲提出一个很重要的理论——南北宗论,中国绘画的分成以佛教的南北宗的理念也分成了南派和北派。

  北派画家,用笔偏重于方,偏重于刚,说明北方人追求这种阳刚,南派阴柔圆润,南方的山一看就是山水凄迷,烟雨朦胧,所以说不同的地方他会养不同的人,每个地方他的物象不一样,所以他们参悟的法是不一样的。

  写字有很多最简单的方法,字如其人,那么你练历代的书法家签名模仿,你想写王羲之你就把王羲之所有的落款一看,因为他在落款的时候有一个下意识,他不可能着这个文字相。优秀的书法家,他的每一个落款看起来大多都一样,实际上里面微妙的东西非常多。

  我们写行书,临《兰亭序》,兰亭序里面几十个“之”,这个“之”字有不同的变化,一篇书法作品有好几个相同的字,但你重复的字就不能一样,他是根据你的章法、空白、空间、包括你用笔的干枯,包括你的意态,包括你当时的一种心态写的。写出来的时候你不能刻意的去伸展。如果大家想要学书法是有一定的捷径的,据我个人的体验就是要练名家落款,练签名是最快的。

  历代书法家肯定有他优秀的代表作,我们尽量去研究他的经典的作品,经典作品是耐人寻味的,是可以去挖掘出很多典藏的,要达到这个高度需要一步一步积累。

  绘画呢,可能牵扯的更多一些,因为他面临着不同的题材,素材,包括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各种各样的造型,这个挑战性更大。书法相对来说,你写一般水平没问题,因为大家从小都是在这种汉文化体系里面学习长大的,但是你想要写得很好或者说是别具一格,就是很难,这牵涉到我们对生活整体的认知,你的学识、见识,包括你对宗教信仰的一种心态,一种虔诚。在面对这张纸的时候就是面对一个世界。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好的书画作品,实际上不在他这张纸上,你看了之后,会发现你走进一位长安画家或者一位僧人画家的世界,不管他画什么其实都是禅,我们现在看宋代梁楷画的《太白行吟图》,实际上就是画了一种混沌的气象,里边点了两只眼睛,然后把那种神采点画出来,外雄浑而内秀,这样才耐看。

  这几年终南山佛教文化研究所也举办的一些跟书画方面交流的活动,所谓交流其实就是一种互动,因为书画毕竟是个小道,不是大道。另外一个就是书画和宗教的关系,书画还在世俗中,宗教是更上一层,但是如果从艺术角度来看待宗教,其实是有一定互补的优势。这几年我们跟本如法师、田居士策划了许多活动,其中包括办《长安佛教》杂志,有计划有序列地去弘扬我们终南山佛教,毕竟汉传佛教八个宗派有六个都在长安一带,历史上这些响当当的划时代的人物,其实就曾经活生生地生活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长安,也是我们中国文化界一个宝地,十几年我去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拜访李琦前辈,他问我到北京来干什么?我说来我参观学习。他说大可不必,回西安,看看碑林就行了。所以说我们要在我们的脚下去寻找我们的根,就是当我们有这种根性的时候,你再去畅游天下,这些都是原点。我到任何地方,第一,我想去拜访一下我想拜访的人,第二就是我想去看看当地博物馆,第三就是我想去书店看一看,当然后来又加了一项是到寺院看看,我觉得这些地方可能有这种气场在里面,不管他是过去的一种气场还是他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东西,有了这些地方的气场,你能把这个气接住,之后就看你怎么去整合这些东西,至少你有这种门径。综合的素质造就你的真知灼见,成就你如诗如画的禅一样的世界的人生……

  本如法师:

  刚才石老师把自己在禅艺书画上的一些感悟跟大家分享,书画在佛教来讲属五明之一,佛教“五明”是什么?佛教说菩萨要度众生,要深修五明:内明、声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石老师强调画外功夫,画不在画本身,是你看了这一幅画以后,它的画外究竟是什么呢?我学过画。到现在只画过两张我比较得意的作品,一张是98年初春我到嵩山少林寺去,那时白雪飘飞,群峰披素。古道法师介绍我认识了当时少林寺的大知客印松法师,他现在是少林寺的首座,已经是老和尚了。他很喜欢画画,他知道我会画,然后就请我画一张画,我说“要画什么呢?”“画个心嘛!”“画个心?画个心脏好画,画个心!咋画?”他当时取出好的安徽红旗牌宣纸,把宣纸挂在一条铁线上。你说这心咋画?!我坐在那一点感觉都没有,天意顿然给我灵感,我忽地拿起了佛前一盒工农兵的火柴,畅快一划,把宣纸给燃着了,火焰迅速蔓延,很快就把纸烧没了,飘落满地的灰烬,我哈哈!仰天长笑出门去,印松法师在后面骂了老半天。等我吃完饭回来,他说叫你画你把纸给烧了。我说画完了,心如灰啊!这一张画绝妙画,是行为艺术。

  我跟石迦一样喜欢到处转悠转悠,美其名叫云游。喜马拉雅山、卡瓦格博雪山、天山、昆仑山、还有很多雪山游览后觉得有点疲惫。于是我回厦门去看我的绘画老师——杨夏林先生,杨老师还依然叫我小黄,他关心道:“小黄啊!你最近有没有画画啊?画了多少画啊?”我说:“杨老师,我觉得我的身体就像一杆画笔,我的心就是主宰这个画笔的画家,我把我的画画在山河大地上,虚空便是我的读者……”这是我的第二张作品,也可以说是行为艺术吧。

  刚才石老师讲画画留空白很难,虚的比实的更难处理,空白要怎么留?“疏能跑马,密不透风”,整个章法布局是很重要的。大家一定要记住画外功夫,多读书,多去走,云游天下,长学识,长见识。以前出家人很幸运!为什么?我现在的眼光来审视当时,当时出家人好行脚,比如说江西出祖师,湖南出祖师,马祖道一禅师在湖南南岳,百丈怀海、曹山本寂、洞山良介等禅师都在江西,出家人行走于江西湖南之间去亲近老师,觉得相应就住下来学习,不相应就拍拍屁股走了,又到别的地方参学去了,俗称走江湖。现在的江湖好像是强盗文化、黑社会文化,所谓人在江湖飘啊,哪个不挨刀啊!以前交通不便利,出家人经常行走,所以见识广泛,思考的问题也多,思想境界也自然不一样了。石老师说明清四大画僧打破当时画坛的寂寞,他们也是经常徜徉在山水间,傲啸于云岚霭雾之中,那种无牵无挂的心态,笔下的画就大不一样了。祝愿我们的同学都能活在自由自在的禅境中,谢谢!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